?
兒時的同桌,我心中的小秘密

 

 

  人們的所思所想無非只有兩個方向,一是展望未來,一是轉身回望……明天真到時未必是展望時的美好!回望昨天時也未必有親歷時的苦痛,甚至大多很可能恰恰相反!

 

 

(網絡配圖與本文無關)

   快到不惑遙憶童年,時光的沉淀,苦澀貧乏早己象窖酒一樣變成了豐富甘醇,無論是嬉戲不損的創傷流血,還是委曲難忍的狂奔眼淚,統統化作一壺,奇貨可居……

   萬玉是我童年的同桌女生,她是姓張還是姓李,我不知何年何月模糊了,她是我隔壁生產隊的,雖說隔壁,但兩地隔田相望,起碼相距有一個多公里,她個頭比我高,可能比我大歲把,長臉,著裝土里土氣,外套寬大,很明顯是穿的她家姐姐的舊裝,上學時頭發好象簡單非專業梳過,放學時就是蓬松不堪了,并且一定長有虱子,只是屬于不蠻多的那種!我小時候很怕女生,特別是較策的穿著較為花鮮的女生更是不敢正瞧,對于她,我心底一點也不怕,雖然在她的潛意思里可能是征服我的……

  教室是那個沒有門的大教室,黑板是架撐的大木黑板,地面是凹凸不平,曾經夯實的夯土地面,墻角還有鼠洞松土,課桌是兩對甚至三對合一的桌椅連體課桌……

 

 

(網絡配圖與本文無關)

   小男小女們上學時總是三三兩兩,除了是一家兄妹姐弟外少有男女同行,上課濟濟一堂,不知是學校的硬性規定,還是什么別的原因,低年級學生總是男女異性同桌,少有例外,這好象是一個傳統,直到現在也是吧!上課鈴響直到老師進教室,或者課堂中途老師偶爾離場一小會兒,教室就象火車站的侯車大廳,無中心,無重點,膽小的扎堆不離座,膽大的離座還追擲,甚至可見塵土飛揚,要是下課放學,更是肆無忌憚,呼朋引伴,男逗女打,直到興盡晚歸……

   我和同桌萬玉一個學期幾乎無故事,即使有,也無非是課桌劃界,統一潮流無花樣……早已完全消滅在記憶中,僅留得一些模糊情感,雖然我不怎么在乎她,但總莫名希望她比別桌女生亮麗周正點……

   那是一段一去不返極其貧乏的年代,但貧乏并不代表蒼白,反而讓人回味無窮……從村莊的四面八方,田間小路,溝壩湖坎,斜挎書包的小男小女走在上學路上,跑急而摔是最大的交通安全事故,小兒失蹤被拐簡直聞所未聞,農家土狗狂吠從來不敢表露戚戚,放學路上路邊草從見蛇偶游更是長久的刺激話題,家長接送僅限開學報到那天……那時的學校門口也已經有了提籃小賣,在老嫗老翁的開心微笑或以罵代笑的歡聲中,男生總是光顧以姜糖為代表的提籃,女生總是光顧發夾皮筋的提籃,一到下課,操場立即可見女生扎堆,兩個乒乓球臺馬上就被高年級男孩霸占,再就是不多也不少的校門口的提籃旁邊的男女異堆,也算校園一景,上課鈴就象計算器的清零件,具有瞬間讓這些消失的功能,待到下一節課的下課鈴響來切換,周而復始……

 

 

(網絡配圖與本文無關)

   記得那個冬季學期快結束的那段日子的某天,從上學進教室起,萬玉同學臉上就露出整學期都少有的高興和陽光……原來那天上學她家里給了她幾分錢(不到一角,我忘了)!也就是兩三個硬幣,其中有一個“麻伍”(即伍分硬幣),“麻伍”的叫法就象今天100元的“毛爺爺”,“紅蚯蚓”叫法一樣情感,是種民俗吧!她一進教室就把這份興奮和喜悅及時分享給了前后閨蜜(前后女生在我印象中早已了無痕跡),我在旁當然只有羨慕的份!不過羨慕歸羨慕,一切照舊……

   幾節上課下課,萬玉同學不止一次地神精質地摸索過她的錢,看到她神精質的表情和動作,生怕她的錢不翼而飛,我在心底嗤之以鼻,此時的我仿佛感覺是自己比她個頭高許多,也許是下課休息時沒有找到她鐘意的彩色橡筋,也許是早早鐘意的發夾現在漲了價,也許是在同學面前炫這筆錢給她帶來了莫大的虛榮,她深深地知道這種情形不可持續,舍不得花掉這筆名符其實的“巨款”……

 

 

(網絡配圖與本文無關)

   那又是一段天真純潔的歲月,但天真純潔并非全部無瑕……放學最后一節課之前,也就是校門口老嫗老翁提籃小賣一天的最后候守,萬玉同學一等下課鈴響,就急切叫上閨蜜,可能是為了么字終于在放學之前下定決心準備“剁手”!她慌里慌張,錢幣又脫手散落,她的錢在這天也不知是第幾回弄丟在地上了!我很不屑,向落幣方向斜瞟過去,只見那個麻伍在地上打了一個大轉圈,最后奇跡般地斜鉆到一只吊腳僅半公分上下的課桌桌腿下,整個過程絕對不超過一秒,標標準準的“燈下黑”,萬玉同學雖然找錢心切,但她的視角已經錯過了那個最佳時機,要找到那個麻伍只有兩種可能,一是她的同桌我說出剛才的所見,二是她想到了“燈下黑”,連體課桌十分厚重,八腿甚至十二腿并不需要腿腿著地也四平八穩,可憐我的萬玉同學心焦的找啊找,還發動前后閨蜜,只差驚動了老師,她也在第一時間問過我,她丟錢找錢整個過程我始終沒有瓜田李下的動作,她至始至終渾然不覺她的同桌我的胸中小鹿……

    最后一節課上課鈴響,我和她都急切盼望快點下課放學!放學后,她又是旮旯一遍好找,我“平平淡淡”地放學回家……

    第二天我上學很早,一進教室,我用盡全力,挪動課桌,那個麻伍當然在桌腿下面……萬玉同學那天到校不早也不遲,進教室又傷心地問了我,之后又前后左右找了一遍她的錢,希望奇跡出現……

    …………

    ……后來我們很快升了高年級,不知何時猛然發現居然在校園里見不到了我的同桌萬玉,雖然是“隔壁”居處,但幾乎無見……

 

 

(網絡配圖與本文無關)

    ……后來偶爾想起,覺得男子漢敢做敢當,起碼也應該道個歉!但我根本沒有勇氣和理由向近人打聽她的去向……

    ……后來我好象把她忘了!

    ……再后來,麻伍們灰飛煙滅,偶爾想起它們,銀光奪目,同桌萬玉必會隨之再現,我甚至對她當時的不小心有點恨意,她那一時的疏忽帶給了我終身的“自責”!區區一個伍分硬幣就輕易拴住了一顆永遠的童心,當時可能是天公有意而為,讓我永遠記住這個普通得再也普通不過的女同學……這一切也許是我自個的庸人自擾吧?

(作者:冉敬華)

 

?

鄂新網備009-0010 鄂ICP備17024210號-2 Copyright(C)2010-2014 ganews.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聞網版權所有 |關于我們

主管:中共公安縣委辦公室 公安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中共公安縣委宣傳部

主辦:公安縣融媒體中心   技術支持: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新聞熱線:0716-522687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战舰少女闯关 身份证注册app赚钱 贵州11选5前3开奖 三肖两码中特 重庆时时后二杀2码计划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棋牌引流推广方法 全民福州麻将下载 腾游娱乐中心官方网站网 河南481新开奖视频 山西11选5彩票平台 七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11选5中奖查询 胜负14场爱彩投注网 黑龙江36选7风采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技注技巧 在女生多的校园卖什么赚钱